历史上真实的座山雕的死因是什么?

座山雕本名张乐山,在1947年,他已经是一个70多岁的老头,身边也只有20多个手下。他祖上就是土匪出身,家中兄弟七人,他排行老三。由于家里人被官府捉拿,座山雕很小就跟着乡亲闯关东,来到牡丹江地区。

座山雕13岁的时候,就去做了伐木工,没两年,15岁的座山雕觉得伐木没有前途,就重操祖业,走上了土匪的道路。由于座山雕脑子灵活,心狠手辣,枪法奇准,18岁时,就成为了当地的土匪头目。

座山雕的本意就指秃鹫,一是说张乐山秃头,其次是说他阴狠毒辣,奸诈无比。他的土匪生涯接近60年,经历了清末、张作霖、日伪等时期。这些势力都对座山雕有过拉拢,但座山雕在得到好处以后,先后反叛。这个人没有什么道义可言,有奶便是娘。

座山雕眼神特好,晚上走山路都不用火把。他的枪法也好,在夜晚能够打中点燃的香头。最让人称奇的是,座山雕腿脚特别灵敏,几十岁的人了,翻山越岭如履平地,一般年轻人都撵不上他,这也是他多次化险为夷的法宝。

抗日战争结束以后,日本投降并撤出中国,在解放军和国民党军队,还没进入东北的这一段时期。东北出现一时的权力真空,导致土匪横行。

当时东北有154个县,其中有120多个县都被土匪盘踞。而且这些土匪背后,都有国民党的扶持,他们大多都持有国民党的委任状,武装力量也都集中在城镇地区。

因此,当我军进入东北以后,剿匪治安就成了最重要的工作。

座山雕在抗日结束以后,曾经假称自己是抗联成员,骗取了我军信任,获得一个旅的编制。后来,国名党进入东北地区,座山雕又投靠了国名党。

座山雕在东北并不是算大“绺子”,但是这个人老谋深算,诡计多端,纵横山林几十年,无论是张作霖还是日本人,都捉不住他。因此,他在东北土匪中颇有声望,人称三爷。他接受了国民党的委任,成为国民党东北先遣军第二纵队第二支队司令。

当我军进入东北以后,经过一年多的剿匪工作,绝大多数土匪都已经被剿灭。而此时的座山雕,带领了20多个手下,逃到深山之中。他们利用地形优势,时常外出掠夺百姓财产,甚至还杀害我党基层工作人员。座山雕作恶多端,罪大恶极,成为我军的心头大患。

但是,座山雕残部仅剩20多人,不值得我军派出大股部队去剿灭。而且,座山雕在东北山林盘踞了接近60年,对那里的地形了如指掌。这20多人,随便往哪个山旮旯里一躲,根本就找不出来。

而且,此时已经临近年关,大雪封山,行动不便。于是,我军决定先进行修整,等开春以后再对其进行剿灭。

1947年1月,海林镇农会会长贾润福,在办公室发现一封匿名信。这封信就是座山雕写来的,他让贾润福提供20件棉衣,10袋白面。并且要求贾润福在三天之内,送到胡家窝棚。

贾润福接到这封信之后,就将该信件交到我军手中。经过众人的研究,我军认定座山雕这伙残匪,就隐藏在海林北部的山区之中,而且人数一定不多。

于是,牡丹江军区2团3营7连1排1班班长杨子荣,接到团首长的命令。团首长让杨子荣摸清座山雕这伙土匪的状况,能打就打,关键是要摸清地形。最好能俘虏一个土匪,抓回来审问清楚,然后再派大股部队去围剿。

杨子荣原名叫杨宗贵,1917年,他出生在山东烟台牟平县,在三岁那年,跟随父亲闯关东来到了东北。杨子荣父亲去世以后,他的母亲又带着他们兄弟三人,回到了山东老家。杨子荣在家里排行老二,子荣是他的字。

由于杨宗贵是以杨子荣这个名字参的军,这导致在杨子荣死后的十几年中,都没有人把杨子荣和杨宗贵联系起来。这也让杨子荣家里蒙受了十几年的白眼,这是后话。

杨子荣长大以后,在缫丝厂做过童工,在鸭绿江当过船工,放过排,拉过纤,还被日本人抓去,在深山里采矿当苦工。杨子荣的这些经历,结交了三教九流,对东北地区各式各样的人,了解的比较透彻。

由于杨子荣在矿上,无法忍受工头毒打自己的工友。他夺过皮鞭,将工头痛打一顿。他惹下如此大祸,也就逃回了山东老家。

而此时,正赶上我军解放牟平,杨子荣就加入到抗日的队伍之中。解放战争一开始,29岁的杨子荣正式参军,他随着胶东海军支队奔赴牡丹江。

1947年,杨子荣在接到去侦查座山雕的任务时,他只是一个入伍仅仅1年6个月的新兵,但杨子荣此时已经31岁了。

杨子荣在部队里从炊事员干起,在遇到剿匪的战斗中,杨子荣主动扛起枪,跟随战士们一同向前冲。杨子荣勇猛的态度,得到了大家的认可。在一次任务中,杨子荣所在的连里的尖刀班班长,身负重伤。于是,上级就为任命杨子荣担任尖刀班班长。

在杨子荣的带领下,尖刀班屡获战绩。每次遇到侦查任务的时候,团首长首先想到的,就是杨子荣的尖刀班。

我军接到农会会长贾润福的报告时,正愁找不到坐山雕的踪迹。座山雕的这封勒索信,等于就是暴露他的行踪。此时正值正月初五,座山雕等人勒索当地农会会长,其实就是想过一个痛快的元宵节。

经过杨子荣等人的考虑,决定化妆成,刚刚被我军歼灭的吴三虎手下的残匪,假装向座山雕借道,去吉林投靠国民党。杨子荣希望通过土匪的身份,直接和座山雕见面。在取得他们信任之后,打入土匪内部,见机行事。

杨子荣从侦查班里,挑选了5个经验丰富的侦查员。杨子荣还从贾润福那里,借了套二尺半的黑棉袄,外面罩上一件日本军用黄呢子大衣,这样就比较像土匪头目。

杨子荣和其他5名战士,从海林镇出发,顺着完达山一直向北走。在天黑的时候,他们到达一个叫蛤蟆塘的地方。他们发现在山脚处有火光,走到跟前一看,原来是一座伐木工居住的工棚。

由于不确定里面是土匪还是工友,杨子荣开始和手下的战士,在工棚在外用黑话聊天。聊天的内容就是,他们怎么被解放军打散,然后如何去吉林投靠国民党这些。

几个人在外面聊了一个多小时,里面的土匪才把他们请进去。然后给他们了一些食物,并把他们带到二十里外的地方,搭建了一个窝棚,让他们住在这。其实,这就是匪徒对他们的试探。

过了两天,等杨子荣他们的食物吃的差不多的时候。土匪派人来告诉他们,没有粮食了,需要下山去抢。

杨子荣心里明白,这也是试探。于是就跟着这伙匪徒下山,抢了点粮食。这时,这伙匪徒的头目才告诉杨子荣,他就是座山雕的联络副官。他让杨子龙耐心等待,还会有人前来和他联络,并且会带他上山。

过了两天,又来了两个人,他们号称是座山雕的手下。他们对杨子荣等人进行了仔细的盘问,结果没有发现什么破绽,两人就走了。

这时,杨子荣手下的战士,建议把这两人活捉回去,然后盘问出座山雕的所在地。

但是杨子荣断定,这两个人只是外围的喽啰,他们估计也不知道座山雕的真实位置。杨子荣决定接着等待,他坚信会钓来大鱼。

又过了两天,这两个人又来了,他们告诉杨子荣,座山雕已经答应邀请他们上山。但是,他们现在要去牡丹江买一些酒肉,以便款待杨子荣他们,希望杨子荣再等待一下。

此时,杨子荣他们已经出来七八天了,还没有和部队联络,不知道现在外面是什么状况。在他们6人小组之内,有一个叫魏友成的小战士,他是当地人。他们就商议,让魏友成回海林镇,向组织报告这里的情况。

于是,杨子荣在附近的镇子上搞到一匹骡子,魏友成骑着骡子就向海林镇赶路。走了半路,魏友成就遇上出来寻找他们的侦查排。魏友成将情况向侦查排做了交代,让他们赶紧返回,以免打草惊蛇。

然后,魏友成快马加鞭赶回团部,向团首长做了汇报。团首长指示,在正月二十之前,争取抓回个俘虏,或是提供地形图。如果能打入敌人内部,那就不用报告,正月二十以后,部队会直接赶去支援。魏友成在团部那里拿了一些食物,骑着骡子,又返回了杨子荣他们藏身的地方。此时,杨子荣他们,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了。

又过了几天,那两个去牡丹江置办酒肉的土匪回来了。这两个土匪告诉杨子荣,过两天就带他们上山。

杨子荣他们商议,这伙土匪就是在拖延时间,而且迟迟不愿意带他们上山见座山雕,这样下去恐怕夜长梦多。于是,杨子荣建议,明天直接将这两个土匪绑了,要挟他们上山见座山雕。

第2天,这两个土匪又来套近乎。杨子荣等人趁其不备,下了他们的枪,将他们绑了起来。并且假装发火,痛骂这两个土匪办事拖拖拉拉,耽误他们去吉林投靠国民党。而且还质问他们,是不是将三爷给他们的给养,给私吞了。

这两个土匪连忙狡辩,说这只是对杨子荣他们的试探。杨子荣等人就势起哄,压着两人,说是要上山和三爷当面对质。

他们往山林里走了二三十里路,遇到了座山雕的第1道哨卡。通过两个土匪的搭话,杨子荣等人将这名放哨的人员,也给绑了。就这样,连过三道哨卡,走了四五十里路,才摸到了座山雕等人藏匿的地方。

杨子荣分出三名战士,来看管俘虏。杨子荣率领其他两名战士,向座山雕藏身的房屋奔去。

此时正值半夜,座山雕等人正在睡觉。前面已经设了三道哨卡,所以这里也没有人看护。

杨子荣等人一脚踹开房门,每人手握两把匣子枪,指着房间里的人。

房间里有7个人,其中一个,是70多岁的白发苍苍的老头。这个人鹰勾鼻子,小眼睛,下巴上还有一撮山羊胡子。这就是座山雕,此时他已经穷途末路,也就剩下身边这几号人了。

座山雕伸手就要摸枪,杨子荣一个箭步上去,踩住座山雕的手,缴了他的枪,其他6人,也都乖乖举手投降。

杨子荣担心他们人多不好控制,依旧假扮土匪。杨子荣冲着座山雕大骂,“你这个人太不讲义气,我们都是蒋委员长的人。我就是向你借条道去吉林,你们却让我等了这么多天,还差点饿死。既然你们做事这么不讲究,那就别怪我不仁不义了。”

座山雕一听,连忙向杨子荣求饶。他说,“我只是想试探你们是不是解放军,既然都是自己人,那一切都好说。”

杨子荣告诉座山雕,“我们也是没有办法,这一带都是你的地盘,我不放心。你得把我们送过铁道,然后我就放你们回来。”

座山雕听杨子荣这么一说,连忙答应。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,座山雕等人连枪都不配,甚至还老老实实的,让杨子荣把他们绑个结实。

杨子荣压着座山雕等人向前赶路,别看座山雕70多岁,脚力居然比他们都强。座山雕在前面走,后面很多人甚至要小跑,才能赶上。

等他们走到山脚下,正好遇上团部派来支援的部队。这时,杨子荣才亮明自己的身份,座山雕等人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座山雕嘴里不住的嘟囔,他在张作霖和张学良,以及日本人的手下,都多次逃脱,这次却被名不见经传的杨子荣逮着。座山雕还声称,他是打了一辈子鹰,最后被鹰捉了眼。

就在杨子荣等人剿灭座山雕的第2天,杨子荣又接到了新的任务,这次他要去海林北部梨树沟一带,剿灭落网的残匪。

这伙残匪主要有三个大匪首,一个是丁焕章,一个叫刘维章,另一个叫郑三炮。他们手下也有几个人,此时正藏匿在山林之中。

杨子荣等人趁着夜色,在村民老孙头的带领之下,赶到了这三大匪首居住的窝棚。但此时天光已经大亮,这些土匪已经起来做饭了。

杨子荣等人冲到窝棚跟前,踹开窝棚大门。杨子荣刚喊了一句“不许动”,就看见有人已经举起了手中的枪。杨子荣连忙举枪反击,但是手枪卡壳了,杨子荣中枪倒地。

此时,政委曲波带领剩下的战士,连忙反击。等他们消灭土匪以后,却发现杨子荣已经牺牲了。

杨子荣手枪之所以卡壳,是因为头天晚上,杨子荣没有找到枪油,而直接用猪油擦的枪。这在平常时候,用猪油也没有多大问题,但是在极度低温的情况下,猪油就开始凝固了。因此,杨子荣的手枪才会卡壳,这也造成杨子荣的牺牲。

杨子荣死后,他的事迹广为流传。《智取威虎山》的情节,每一个中国人可以说都是了如指掌。但是,英雄的家人,却蒙受了十几年的冤屈。

前文也说过,杨子荣原名叫杨宗贵,子荣是他的字,在当地很少有人知道。这样就造成,在部队中,所有人都知道杨子荣。而在他的家乡,所有人只知道杨宗贵。于是,在那个信息极度匮乏的年代,也没有人认为他们是同一个人。

而就在杨子荣参军之后,他的有家乡的人带来消息,说杨子荣在东北当了土匪。于是,杨子荣就被当成逃兵看待,他的家里也被取消了军属的待遇,甚至还被当地人看不起。

直到70年代,随着《智取威虎山》在全国,乃至国际上大放异彩。这时,才有人提议,去寻找杨子荣的家乡,以及他的家属。

就这样,经过杨子荣的战友,以及杨子荣的乡亲,多方辨认。才确定,原来杨宗贵就是杨子荣。而此时,英雄的母亲和妻子,早已经去世多年。

座山雕被捕时已经70多岁了,可能是感觉自己作孽深重,难以逃脱人民的惩罚。在极度惊恐之下,没多久就在监狱里病死了。

像座山雕这样的残土匪,在当年还有很多。而且,像杨子荣这样优秀的侦察员,在部队中也有不少。

杨子荣之所以能够骗过狡猾的座山雕,就是因为他的形象,再加上化妆,与土匪没有多大差别。杨子荣常年在底层混迹,和土匪也打了不少交道。他对土匪的黑话,以及势力范围,各路的人马,也都了解的差不多。再加上杨子荣入伍不久,还具有很强的可塑性,他能展现出一身的匪气,这是一般人做不到的。

杨子荣同志的牺牲,也是我军一个重大损失。但是,正是有着千千万万,像杨子荣这样,敢于为了新社会而献身的人,这才有了我们今天安定的生活。所以,无论到任何时候,杨子荣都是我们心中的英雄,永远也不能忘记。

缅怀历史,以示世人。

座山雕是《智取威虎山》中的艺术人物,他带着手底下的数百匪众,长期盘踞在东北的深山老林里,绑票勒索,打家劫舍,无恶不作。

在影视作品中,座山雕同时还是一个首鼠两端的人物。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,他先是和抗联合作,以获取生存空间。后来他又置民族气节于不顾,和日本人眉来眼去。在抗战胜利后,座山雕转而投靠国军,将枪口对准了我军,最后被智勇双全的杨子荣生擒活捉。

(座山雕剧照)

那么,历史上真实的座山雕是怎样的人?最终他又是怎么死的呢?

座山雕的真名叫做张乐山,原籍山东新泰,在兄弟中排行老三,因此后来号称“三爷”。张家到他这一代时,已三代做匪,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土匪世家。

由此,张乐山的血液里都流淌着匪性,从小就浸淫在匪窝里,看着父辈们烧杀抢虐,鱼肉百姓,充分感受着不劳而获的“好处”。

可是,张乐山这种不劳而获的日子也没过几年,他的父亲在一次抢劫的时候,遭到顽强抵抗,被人开枪打死了。母亲也因惊吓过度,集郁成疾,紧随父亲而去了。8岁的张乐山,瞬间成了孤儿。

好在张乐山还有两个哥哥照顾,在老家艰难生活了几年后,15岁的张乐山随堂哥开始闯关东,希望能在东北这块黑土地上生存下去。

但他除了对土匪行业熟悉外,再无一技之长。所以在举目无亲的东北,张乐山更是穷苦潦倒,只好替人伐木,以维持生计。

但习惯了不劳而获的张乐山,干不了这么粗重的体力活。他渴望轻松赚钱,渴望花天酒地。这时,张乐山体内的匪性,又开始蠢蠢欲动了。

机会终于来了,张乐山打听到附近山上有一伙实力不俗的土匪,正在招兵买马,决定前去投靠。

张乐山非常熟悉土匪拜山头的规矩,必须得有“投名状”,也就是人头。只有入伙的匪徒双手沾血,匪众才会放心接纳,本人也才会死心塌地地追随匪首。

于是,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,张乐山带着两个人,抢劫了一户老百姓,还用斧头砍杀了男主人,带着人头投奔了匪首。匪首见他心狠手毒,绝非善类,便让他坐了第二把交椅。

(张乐山入伙,图取其意)

但张乐山岂能甘居人下,他乘着和匪首外出抢劫的机会,伺机打了大当家的黑枪,因而堂而皇之地坐上了第一把交椅,成为匪首。

张乐山做匪有别于其他土匪,首先是他身怀绝技,人称“三绝”。

一是“枪绝”。张乐山出枪迅疾,当别人刚刚摸到手枪时,他就已经将枪顶在了你的脑袋上了。同时,张乐山的枪法奇准,指哪打哪,百步穿杨,弹无虚发。

二是“眼绝”。张乐山走夜路从不用火把,能在漆黑的深山老林里来去自如,从不迷路。张乐山还生就了一双火眼金睛,断人识人奇准,只需看上一眼,就能将人的来历看个明白。

三是“腿绝”。张乐山的腿上功夫很好,翻山越岭简直如履平地,在崎岖不平的林间小道上也能健步如飞,一般人完全跟不上。据说在张乐山60岁的时候,还能在雪地里逮着兔子。

其次,张乐山的喽啰少而精。

张乐山不追求大队人马,他只拥有二三十人,但这些人具有极强的战斗力,就像一支特种部队。这伙人能冲能打,亡命嗜血,专以绑票为生,以赎金养活自己。

正因为张乐山具备这些实力,因此从清末开始,直到民国,他一直盘踞在夹皮沟一带(并非威虎山),危害百姓数十年。

实际上,张乐山既没有打过日本鬼子,也没有参加过抗联,倒是在抗战结束后,先是被我军收编,而后公然投靠了国军,调转枪口,悍然与我军为敌。

(杨子荣剧照)

1946年末,部分被我军收编的东北土匪,在国军的挑唆下,联合起来,想攻占牡丹江,其中就包括张乐山这伙匪徒。当然,土匪们的企图没有得逞,他们被镇守牡丹江的抗日名将李荆璞迎头痛击,匪众落荒而逃。

其后,我军决定对张乐山实施追击和清剿,以绝后患。

1947年1月,杨子荣带着一个小分队,混进了张乐山的匪巢,最终将他生擒活捉,带回牡丹江,投进了监狱。

那么,张乐山最后是怎么死的呢?

有人说,他是病死的。也有人说他吸食鸦片成瘾,在监狱里没有鸦片可抽,被活活憋死在在监狱里。

其实,张乐山是被枪毙的。

在杨子荣把张乐山逮住后,由于他危害百姓多年,许多群众自发地来到监狱,纷纷要求严惩张乐山。我军对张乐山进行了审讯,也发现他确实罪大恶极,不杀不足以平民愤,于是判处了他死刑。

执行枪决张乐山的人,名叫董仁堂。据他回忆,当年枪毙张乐山时,这个惯匪只说了一句话:“我死后,牡丹江就太平了。”

(参考资料:《民国土匪的结局》)